2021-04-21 10:17:24

随着房企的陆续进入以及转型的逐步深入,未来养老地产的热度或将不断提升。多年来,广东、浙江等地一直是劳务输入大省,以低廉的法定劳工成本赢得招商引资与产业发展优势;同时,老龄人口相对较少。也就是说,养老金收多支少,为此,养老保险基金结余较为庞大。昨日,全国社会保障基金理事会公布了首批基本养老保险基金托管机构名单。随着房企的陆续进入以及转型的逐步深入,未来养老地产的热度或将不断提升。

房地产和保险资本青睐养老已渐成热潮。日前,在2016京津冀社区养老服务模式专题研讨会上,中国社会工作联合会副会长兼秘书长刘京说,社区养老是中国养老事业发展中最重要最具社会价值和意义的普惠养老模式,涵盖“9073”养老模式中的97%,也是国家养老资源和市场化养老资源的骨干。不过,与广东、浙江等地情况相悖的是,部分省市基本养老金的规模正在迅速缩水,部分地区当期收支的情况也在逐年恶化。依此计算,在当前背景下,财政兜底养老金或将会成为一个常态化的现象。近年来,伴随着人口比例的不断变化,人口结构呈现老年状态,我国已进入老龄化社会。社会经济快速发展,人们对生活环境、生活方式以及生活品质等方面有了更高的要求,特别是对养老、养生、医疗健康等与自身息息相关问题的重视更加日益凸显。

就在广东、北京等省份养老保险基金相对充裕、来源稳定的同时,2015年,全国共有湖北、甘肃、辽宁、重庆、四川、内蒙古、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吉林、黑龙江等9个省份的抚养比不到2:1;湖北、天津、陕西、辽宁、河北、青海、吉林、新疆生产建设兵团、黑龙江等9个省份的可支付月数低于10个月水平;陕西、青海、河北、黑龙江、吉林、辽宁等6个省份当期收不抵支。2万亿元规模的基本养老保险基金即将分批投资运营,点燃了证券投资管理机构的热情。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董登新是制度整合的倡议者。他认为,企业年金、职业年金、住房公积金这“三金”都具备补充养老的功能,合并后能为实体经济减负降税,减轻雇主和雇员负担,并且做实做大做强第二支柱养老金。在他的设想中,这“三金”未来可整合为“强制公积金”,回归世界通行的年金制度。在这样一个模式下,社区始终是中国养老产业的主战场,无论是政府投入还是鼓励社会资本进入,一定是要向社区倾斜的。

王群航称,管理部门对社保基金的投资范围有明确限制,风险是有严格防范,投资出现亏损的可能性不会很大。虽然全国平均可支付月数为17个月,但在筹资端,28%的缴费率在全球处于高位,经济下行又要求降费以减轻企业负担,扩大覆盖面的空间接近用尽;在支出端,替代率持续下降,赡养比继续恶化,减少支出几乎不可能。两端受压的养老金制度,必然要建立“多支柱”体系。问题是,建立何种形式的“三支柱”体系?现有的“统账结合”制度如何向“三支柱”过渡?历史上遗留下来的隐性债务怎么解决?  统账结合漏洞多  国际普遍的养老金体系大致分三部分:政府主导的公共养老保险是第一支柱,大多采用现收现付的筹资模式;雇主建立的补充养老计划是第二支柱,完全累积;自我积累的个人储蓄型养老计划是第三支柱。1997年的养老金制度改革后,中国的基本养老金采取统账结合的模式,也就是既包含现收现付制的社会统筹部分,由年轻一代缴费来赡养退休者,也包含累积制的个人账户,职工存钱为自己的未来做储备。然而,这种部分累积制在1999年进入老龄化社会后,面临危机。专家表示,缴费与权益脱节导致参保人缺乏积极性是其中重要原因,建议健全多缴多得的激励机制,同时改变目前缴费基数确定办法,统一按个人缴费工资之和核定单位缴费工资。数据显示,2015年企业养老保险征缴收入中个人缴费从2010年的3641亿元增加到2015年的7728亿元,增加4087亿元,年均增长17.5%。据不完全统计,有35家上市公司已经涉足或拟进入养老地产领域,其中以房企、险企为主。当然,养老地产要真正实现养老功能,就不能是纯住宅产品,必须搭配足够的养老功能区,实现社区养老的终极目标。为了建立标准、统一的养老功能标准,更多的开发商必须自持物业,对养老功能区进行管理与规划。